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2016跑业务,世界首富,老板手机,全国老板手机号码-最新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2016年老板手机号码 >

你要问他们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时间:2016-10-07 23: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智东西(号:zhidxcom) 编译 连然 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是硅谷的一个传奇。 他在密歇根州长大,由于祖父对他的严格要求,他在少年时期就有所作为——在4岁时,其就改装电源插座。后来,他专攻技术,搬到硅谷,并在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试图借操作系统和

  智东西(号:zhidxcom)

  编译 连然

  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是硅谷的一个传奇。

  他在密歇根州长大,由于祖父对他的严格要求,他在少年时期就有所作为——在4岁时,其就改装电源插座。后来,他专攻技术,搬到硅谷,并在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试图借操作系统和便携式硬件方面击败微软的公司General Magic找到了工作——我们相信你并不知道这家公司,因为很遗憾的其最终破产了,但法德尔却把他关于便携式硬件的想法相继带到了飞利浦和苹果。

  在苹果,史蒂夫乔布斯支持法德尔在音乐设备、以及之后的与PC兼容的音乐设备的设计尝试——后来,iPod产生了——法德尔创造了18个版本iPod的原型机,随后他继续创建并领导了三代iPhone的设计团队。

  2010年,他和Matt Rogers共同创办Nest Labs,了智能家居的先河。 2014年,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了Nest。自2015年年初,他一直在领导谷歌在智能眼镜方面的事业,目前其已经拥有超过300项的专利。

  日前,接受了Appvance CEO、非营利SV论坛Kevin Surace的采访。

  下面是他们的谈话实录:

  ( Tony Fadell (左)和非营利SV论坛的Kevin Surace)

  VentureBeat:人们在得到专利后就会失去谦卑,失去朋友,社区团体等等,随之而来的便是。但Tony从来不这样,Tony是我见过的最谦卑的绅士。不管是认识Tony10年,20年还是30年的人,他们都说只要给Tony打电话,Tony都会回电,会伸出援手。很少有人能这样做。

  Tony Fadell:谢谢您能这么说,也谢谢到场的各位。我这样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1991年,我还是General Magic最底层的员工,那时我22岁,而今天,我站在了这里,这都是周围的人给了我帮助的结果。回馈社会和帮助别人,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价值。

  我相信善有,恶有。如果你帮助别人,别人就会帮助你。这就是我热爱硅谷的原因,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起做很多有趣的事。

  VB:你出生的年代正是电脑和电子产品发展的早期阶段。是什么原因让你在孩童时期就对技术产生兴趣?

  Fadell:我本身对电子是没有兴趣的。之所以产生兴趣是与我的祖父有关。在我和哥哥三四岁的时候,他就让我们在墙上画画,敲钉子,建造一些东西,甚至是电源插座。我的祖父教给了我用自己的头脑和双手创造东西的能力。

  这让我开始好奇身边各种不同的东西。后来苹果II面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得到。它甚至是当年时代的年代人物。这让我开始思考,“保持好奇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在三年级的时候参加暑期教学班,发现计算机其实就是卡片和纸张的打印输出,甚至器都没有。但我就是上瘾。这算是兴趣开始的地方。在这之后,就是Ajpple II和Tandy。我努力赚钱买了第一台计算机——这是后来一切的开始。首先,是我的祖父我如何使用自己的双手,然后便是学习如何在计算机上建立些东西。

  VB:你在密歇根州的成长历程如何?

  Fadell:事实上,我在15年间去了12所学校。我在美国的很多地方都呆过。有些时候我会在密歇根州,但其它时间我会在得克萨斯州,纽约州等其他地方。当你只在一个城市呆一年或者两年的时候,是没法建立团队的,在不停换地方的过程中,我带着的只有苹果II。然后我开始尝试与朋友用300波特的调制解调器交流。后来这成了我的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我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我知道自己得尽快离开这里去上大学。

  (第一代 iPod)

  VB:有的人每天起床都会说,“哦,啊,又是新的一天。”另一半人则说,“耶,新的一天来啦。”当你起床的时候,你是如何看待新的一天的?你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

  Fadell:一天的开始首先是锻炼。每天早上五点左右,我都要锻炼大约一个小时,瑜伽,跑步或者是举重。然后送孩子去学校,然后就去开会。这就是我如何开始新的一天。

  到了晚上,我很疲惫,躺在床上就只想睡觉。但在早上,我醒来后,就开始思考今天将要发生的所有事…无论是跑步还是瑜伽,对我来说都只是移动的冥想。思绪洗礼了我的大脑后我就会想该如何应对这一天,如何想出新的想法和问题的解决方案。在这之后,就是一整天的会议,头脑风暴,新设计的提案等等。一周有五天都是这样过的。

  在晚上和周末的时候,我也不能停下来。我妻子说我有病。但我真的不能停止思考问题。

  VB:你毕业后到了General Magic。在当时,这是第一批概念IPO之一。 General Magic在1995年上市,估值数十亿美元,有大约四五百人的员工。在美国,日本都有很多合作伙伴。它在当时是一家很了不起的公司。但它最后失败了。你能告诉我们在创业初期,你是如何学习把产品推向市场,如何设计计算和手持产品的事情吗?

  Fadell::首先,我不得不去General Magic。我在高中和大学创办了一家公司,在那里我一直感觉自己就像是最小的池塘里那只最大的鱼。我想了解更多信息,但即使在密歇根大学,我也不能得到创建企业的实践经验,有问题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向谁请教。在那里我总是独自一人,所以我知道我必须去和有工作经验的人一起工作。

  今天,你去学校可以学到关于创业公司的东西和一些类似的东西。但是在那时候,是学不到的。我想去一家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公司。我的英雄在哪里?我的英雄在General Magic,因为那里有创造了Macintosh的团队。我想要去和他们一起工作——Bill Atkinson,Andy Hertzfeld。在General Magic的那段时间,我的眼界得到了极大的开阔。

  你知道软件的种类,但是你不知道如何构建软件,如何测试软件,如何设计软件。你在大学对这些是没有任何概念的。我每天工作18至20个小时,因为我不得不一边学习,一边投入工作,以跟上进度。我的英雄们就在我旁边,我也在试图去打动他们,祈求他们给我一份工作,于是后来他们给了我一份年薪为28000美元的工作。我当时想,“好吧!我是在!”

  我从周围人那里了解到初创企业许多方面的知识。市场是什么样的?你可以很快了解到的是,只要时间和足够,你可以建立任何东西,但你真的能卖掉吗?我们从General Magic学到的教训就是能不能把东西卖掉真的很重要。因为那简直是一场灾难,而我明白有多。

  VB: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Fadell:第一件事是,明确对项目进程时间的极限。要明白没有什么项目需要花费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你不可能在更长的时间内保持一个团队不变。我看过一些市政工程项目,比如修桥,需要10年或者15年,团队起码要更换三四次。但是,如果你做企业类型的设计做了一年半,那么时间就有点太长了,尤其现在是网络时代。

  我很难能别人用一年的时间来做一件事。为构建新的操作系统来做一个四到五年的项目?没可能。超过三个月没有进展都很让人烦躁。但是如果你想要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就会花费超过三个月的时间。所以一定要确保你有一个很好的时间进度表并且下去,直到出成品。你需要确保你的时间极限在哪里,并让团队也知道是多久。

  当我刚加入的时候,他们说的是,“我们将在一年内弄出东西来!”然后就是一年又一年。事实上,这是一个五年的项目,而且变得越来越久。我们一直在说,“我们忘记了这个!我们需要补充一点!”但是我们必须弄出东西来,即使不完美。这是学习的最大收获之一。如果我们没有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可能不会失败。

  另一个是真正了解你想要发展什么产品和如何让产品进入市场。这些需要你在做设计的时候或者之前来完成。当你在设计某项功能的时候,你应该有全部功能的列表,但是当你与消费者或企业主沟通的时候,你只能告诉他们大约三,四个要点。所以你应该对这些东西有更好的理解,这就是你需要集中全部注意力的地方。

  General Magic的设备上有太多的东西:移动电子邮件,可下载的游戏,购物和各种不同的功能。那是在1994年。我们现在是都明白了很多东西,但是在那个时候可就不一样了。向别人解释它需要花费4个小时,然后就会得到“这看起来真的很酷。但我不知道我是否需要它。”的评价。而且,因为那是在1994年,我们还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1995到来的互联网——我们曾有的AT&T专有网络的替代品。

  所以,当我们终于推出产品的时候,Netscape也在同一时间上市了。General Magic当时是最大的IPO概念之一,然后之后一个非常大的IPO就是Netscape。不同的是, Netscape还存在着,General Magic却消失了。

  (第一代iPhone)

  VB:看起来互联网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在General Magic后,你去了飞利浦。给我们讲讲你在那里做了些什么和学到了什么吧。

  Fadell:当时飞利浦有37.5万人。飞利浦是General Magic的技术许可人。我一直在与团队合作,以帮助飞利浦建立芯片、设备和所有这些其他的东西。

  General Magic是一个彻底的失败。我看到了这一点。因为我们运行设备的时候是没什么人关注的。我们认为,“噢,我的,我们必须设计一些其他的设备。”于是,我开始设计我认为是正确的设备。我把它展示给Andy、Milton和Anna,然后他们说,“这个看起来非常不错,但是这并不是我们要马上做的。我们现在有别的事情要做。”我想,“为什么呢?这就是现在应该要做的事情!”

  我清楚地知道我们在这里失败了。所以我去创建了一个基于General Magic设备的装置,并努力以正确的方式试图General Magic来支持但没有得到回音。后来我去和飞利浦的CEO提出了想法。25年来,我从未做过类似的事情,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员工。但在我和他讲这件事的时候,他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想法!我们要雇佣你来做这件事。”

  我们的想法受到了家的认可——没有得到市场也没有得到商业的认可,而是得到了家的认可。我们想做一个带有键盘和移动电子邮件,使用Windows CE的袖珍电脑。那时General Magic没有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但飞利浦做到了。不过之前的问题又出现了,你可以建造任何东西,但是你能卖掉它们吗?

  我们没有销售团队和营销团队,但是飞利浦有。他们开始只想卖电视 ,和初创企业一点也不像。但是飞利浦现在是一个将近40000人的团队,他们什么都卖。这是公司的一小部分,现在他们在极力摆脱照明事业,未来将会是一个20000人的公司。这是巨大的变化。

  VB:让我们谈谈苹果公司。是什么把风把你从飞利浦吹到苹果的?

  Fadell:我去RealNetworks公司工作了六个星期。然后我说,“我讨厌这样。我要开我自己的公司。”这是我做数码影像的开始。1998年时我是一名DJ。我讨厌要携带我所有的CD。我想随身携带一个盒子,里面有我所有的音乐。我们当时正在Fuse这家创业公司做一个CD ripper——放一个CD在,然后将它放在一个大的硬盘上,就可以播放音乐。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立体声音响。我很想把这个酷酷的音乐点唱机做出来。

  接着互联网危机发生了。很多东西跌落低谷。一个硬件初创公司来做数字音乐? “我只想要软件!我不想要硬件!”我去找了80个VC,进行了80次商谈,被了80次。你不知道这有多难。没有人打开他们的钱包,他们对我们做的东西毫无兴趣。

  的是,当我们无法得到更多的钱的时候,我接到了苹果公司的电话,他们说,“来吧,我们想跟你谈谈。”于是我们有了iTunes,我们还做了混合光盘,但这些MP3播放器表现得非常糟糕。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在苹果生产一种新的版本。

  我试着去做了八周的顾问,看自己可以设计什么,是否会得到认可。就是这样。

  (Tony Fadell以32亿美元的价格把Nest卖给了Google)

  VB:事实上,八个星期变成了...

  Fadell:八个星期变成了10年,然后生产了18代的iPod和3代的iPhone。苹果疯了。

  VB:苹果推出iPod的举动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勇于挑战的公司。

  Fadell:当时公司已负债5亿美元,欠了银行2.5亿美元,有着不到百分之一的美国市场份额。已经没有什么可卖的了。

  VB:你在苹果公司的时候,有史蒂夫在支持着你。他是支持做音乐播放器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任何的董事会都会说,“你的公司快完蛋了。你有大量的债务,还没有市场份额。你要制造出世界50强的MP3播放器?怎么可能。”任何的董事会将解雇CEO。不过那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时期,CEO可以摆脱在大多数标准看来是可笑的事情。

  Fadell:当时差不多是疯了。我去找他们公司的其他人寻求帮助。Jack Williams,首席运营官,我在第一次会议中见到了他。当时我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转身对他说,“我需要你来帮忙做这件事。”他说,“这是什么?”“一个音乐播放器!”没有人对它有信心。但我们做出的样子就是它应该有的样子。

  VB:没有人曾在这方面有过巨大的成功。

  Fadell:是的,市场不太景气。我几乎不打算做这份工作。然后我对史蒂夫说,“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和,我们可以做出任何东西。但是,你如何向我你可以把它们很好地卖出去呢?看看索尼,它拥有所有的音频类别。我们怎么去对付它呢?”他对我说,”你来做,我来把东西卖出去。”我说,”好吧,那就做。”于是我不得不雇一个团队,他们来公司。公司大多数的其他人都不相信我们能做成。但我们做出来了,这是很了不起的。

  VB:在推出产品的那一周你的感受如何?

  Fadell:这很有趣。由于iPod侵权的官司,我处于被动之中。你知道当你做成某事件的时候,每个人都想来起诉你一把。我的律师还和我说,“你当初肯定知道这会成功的!”可我当时真的没想到。在General Magic的时候,所有的记者还都在说我们要拿下微软呢。

  VB:好吧,General Magic有一点谷歌的玩法——有伟大的操作系统和硬件设计,也可以授权给整个世界。但是为什么没有成功?因为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硬件速度不够快。互联网也还没有。一切都不太对。

  Fadell:作为一个孩子,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相信一切。我知道这将是成功的!大家也都说,这会成功的!但在做iPod的时候,我不想何东西。我只希望我能做好这个产品。

  VB:你是什么时候终于地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成功的?

  Fadell:两年半后吧。事情开始好转了。每台拥有Mac的人都买了iPod。也有许多非Mac用户进行了购买。然后,情形就一直在变好。我有一个团队在努力使其与PC以及史蒂夫的喜好相兼容,我说,”史蒂夫,iPod卖399美元,但实际上它不只是这个价。因为你必须购买一台Mac才能用它!”我们必须考虑用户的实际情况。

  我们在这个事情上反复地争论。我们都坐在那里,说:“史蒂夫,我们需要让iPod在PC上也能用。PC是最大的市场。”当时甚至比尔盖茨也来问,“你为什么非要让iPod在PC上也可以使用?”

  (Tony Fadell起初加入Apple只打算做八周的顾问)

  VB:是谁第一次提出这样的想法的?因为我可以想象,如果你说的时候史蒂夫在房间里,他一定会的。

  Fadell:通常在和史蒂夫的会议之前会有预会议,大家会随意说一点。有时候这方法是会奏效的。不过那次,大家都吓坏了。我们都在讨论,我也在想,“谁会去迈出第一步?”

  我记得是Bill Schiller说,“我们得从PC出发来考虑了!”我想,“是的,我们应该组建团队来做这件事。”这是我们第四次提到这件事。史蒂夫并不想听到这个,但是有四分之一的人都同意。就像我之前说的,这是家眼里的成功,而非商业的成功。

  他最后说:“好吧。但有一个条件。如果Mossberg说这个足够好,我们就建造和运行它。”Mossberg说,“这个还不错。”于是我们就开始做这个了。

  VB:在PC之后发生了什么事?iPod的销量看起来直线上升。

  Fadell:iPod的销量是直线上升。然后,Mac电脑的销售也开始好转。人们开始对苹果这家公司有了兴趣。PC的表现不错,但它在Mac的表现更好,所以我们的注意力就更多地集中在Mac。

  VB:我记得iTunes,一家电脑公司与音乐唱片公司做这些交易是有争议的。然后,在音乐是免费的这一点上,我们还有其他的想法。你可以从Napster或者别的渠道得到它,但是要为每首歌付费99美分...

  Fadell:这很方便。人们是愿意为此付钱的。

  VB:所以iTunes在Mac和PC上都支持工作?

  Fadell:开始的时候,在iPod为什么被需要的原因上——要知道,每个人都觉得苹果是有着隆重的总体规划的。但其实是没有的,我们都是按天来过。开始是iTunes——你可以抓取CD和制作混合CD。接着,人们想要一些更方便的东西来储存音乐。这时候,数字下载和iTunes音乐商店出现了。

  连续不断的碰壁、解决,碰壁、解决,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一切慢慢建立了起来。

  VB:在这过程中的某个时间,你决定建立更多的操作系统,交流方式,然后你就去做手机了。

  Fadell:这并不是那么容易。

  VB:电脑公司做手机是闻所未闻的。大家都觉得手机是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才有的。所以,这个转变的过程如何进行的?

  Fadell: 我们的音乐播放器可以做视频、音频和照片。我们有iTunes。然后可以播放MP3的新型手机出现了。手机正在占据我们的生活,我们能用什么来抵抗呢?

  第一个挑战就是摩托罗拉名为Rocker的手机,我们将音乐传入手机中,查看我们是否能联通iTunes。但结果简直是灾难。所以我们明白我们必须来做自己的手机。

  在充满新型手机的世界里,每个厂家每年都在拼命地制造出更多的电话。三星每天都在制造不同模式的手机,每个都有的规则。但这种方式对消费者并没有多好的意义。Rocker的设计也并不好。

  我们是通过iPod手机起家的。就是在iPod里面放了一个电话模块。它看起来像一台iPod,但它有着电话功能,你可以通过同一个界面选择号码。但是,如果你想像用旋转转盘那样来拨一个号码的话是不可以的。三个月后,我们知道这款产品是行不通的。史蒂夫说,“继续努力!”我们在七八个月里,用尽了一切办法尝试这款产品。但始终行不通。我们增加了更多的按钮,于是它变得更长了。

  这是iPod手机。与此同时,我们还试图制造一款触摸屏Mac。我们也试图在iPod上做出更好的视频。iPod有一个真正的屏幕,但人们并不喜欢在iPod上看视频。那么,如何才能得到一个真正的,但又没有转盘式键盘的大屏幕?很快,我们知道需要在手机顶端设立虚拟接口。我们想制造触摸屏式Mac,我们已经知道了iPod手机是行不通的,但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制造这样一款手机。

  史蒂夫喊我过去,向我展示了多点式触摸屏,乒乓球桌大小,顶部有Mac的投影 机,还可以与它进行交互。他说,“我们打算在iPod上放个这个!”“史蒂夫,但这有一个乒乓球桌的大小!”

  最终,很明显的是,我们需要制造有着触摸屏的手机。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组建了一个触摸屏公司来打造多点触摸显示器。然后,我们需要更好的操作系统,于是我们将Mac、iPod的组件拆分重组,重新固定。第一个版本的手机就出来了。接着我们制造出了第二个版本。从我们说我们需要做一款手机到我们实际上做出来,花了两年半到三年的时间。

  人们问我,为什么我们不干脆买一家手机公司来帮助我们制造手机。可我们并不是要用音乐的相关技术来做手机,而是想用手机的相关知识来做电脑。后来我们组建了掌上电脑的团队,靠着创意一点点成长。

  (Tony Fadell设计了iPhone的前三个版本)

  VB:我敢肯定iPhone推出后,你一定很想知道是否有人会从苹果买手机。因为这一直是在秘密中进行。然后,你是从什么时候起终于意识到你们成功了?

  Fadell:第二代吧。第一代的时候,我们和运营商的商业模式是错误的。我们也还没有应用程序。第一代是尝试。第二代的情况就好很多,因为运营商承诺会提供补助,而且我们也有了合适的应用程序。

  问题是,有很多年......早在2005年,2006年,2007年,黑莓无处不在。但在苹果公司没人使用黑莓,我们没有任何移动的设备。但我们有了iPhone之后,整个公司就开始转型了。每个人都开始使用移动设备。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投入更多,不惜一切代价地投入更多。

  VB:一旦大家开始议论,你都会看到的吧?

  Fadell:是的,我们会看到的。

  VB: 后来你创办了Nest。能和我们谈谈它吗?

  Fadell:我和我妻子有两个孩子,我们花了一年时间和他们界各地游历。我们一般在一个地方住两三个月,同时还在Tahoe建了房子。但我在房子的环保度上遇到了些问题。

  我认为当你与世界的交互都通过手机发生的时候,世界已经改变了。当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使用电子邮件对这个房子的一切进行了在线设计。我看到别的所有的家庭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形,包括西班牙,法国和夏威夷。所有的家庭都面临着环保这个问题。恒温器,烟雾探测器都会对产生不好的影响。我起初认为只有美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我后来发现这是世界性的问题。

  智能手机的体型在变大,组件的价格则在急剧下降,我们可以在家里的所有不同设备上使用这些组件。拿什么来第一个做实验呢?答案是温控器。我已经花费了10年的时间来试图控制我们在Lake Tahoe的房子里的温控器。我花了好几个小时来将组建在一起,但是并没能用起来。所以我决定自己制造一个。

  我需要它是环保的——没有人在家的时候会自动关闭;能够了解主人的喜好。这是很有必要的。

  VB:这似乎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结果显然比你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Fadell:是很难。尤其是当你需要把它和50岁的壁炉连接时……当你试图让温控器去跟所有这些旧设备连接时,是没有确定的标准的。甚至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它们都是有年代的。把它们跟互联网连接,降低它们的功率,然后你就不必再在电线上浪费时间.....所有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如果我知道我需要做的事情有这么多,我可能就不会做了。烟感探测器也是一样的。有时候甚至都无从下手。

  但每次都说明一个道理——是福。我们对市场没有足够的了解,但我们一直在前进。

  VB:那你迄今为止在Nest的体验是什么样的?你制造出了一些伟大的产品,公司被也谷歌收购了。在这其中你学到了什么?

  Fadell:即使是最没人爱,最容易被忽视,最被世界的东西,你都可以通过重新发明,来让人们喜欢它。你可以通过投入和热爱来改变人们对它的看法。这不只指产品,也包括营销和其他的一切。这是我从史蒂夫那里学到的。如果你在做这件事,那就投入你的心脏和灵魂,你也可以把它卖掉,因为你为自己和看到同样问题的人给出了解决方案,所以你知道它的每一个部分,都能与人们产生共鸣。

  如果你这样做,你会得到回报,但你同样得承担风险。你把不受欢迎的东西进行了重塑。然后就会有人跟随你的步伐。所以如果你做好了,改变也就随之发生。

  VB:当时是否有其他人有兴趣购买Nest?

  Fadell:是啊,还有其他人有兴趣购买,但很多人只是希望我们能继续做下去。我们希望在可供选择的选项中,我们做出的是正确的决定。

  (Tony Fadell和 Kevin Surace在SV 沙龙)

  VB:我知道我们不能谈论你现在正在进行的特定项目,从最近几家公司的动向看来是会与VR和AR相关的。我们不会对内容进行过多的讨论,但是你如何看待它的前景呢?

  Fadell:说实话,我第一次接触VR是在密歇根大学。在去General Magic之前,1989年,我去了在的cyber-posium。在我此前的人生总已经见到了两次VR的浪潮。现在又再次看到它......我们现在处在了风口浪尖,从早期的Apple II时代或早期的General Magic来看——10年太快了。这是注定会发生的。但仍然有许多的工具和技术需要得到建立。

  我已经看到了AR和VR在工业,虚拟活动,医疗等方面很多引人注目的使用案例。我看到了消费的可能性。但我们仍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有些人不这样认为,但你看Oculus公司的给出的定价就明白了。iPhone刚出来的时候出来是700美元,有些人买得起,更多的是买不起的。现在,八年后,每个人都能买得起了。

  今天VR和AR所处的阶段就如同八年前的苹果手机。但毫无疑问VR和AR将继续发展下去。我们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没法告诉你它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确实看到了它有很多具体的应用。我只是不认为我们今天看待它的方式在未来还适用......未来VR和AR不会全都是关于游戏的东西,而是会有很多与真正的工作结合——比如医疗,制造业和建筑业等等。这将是比消费类应用广泛很多的范围,也与现在人们思考的方式有很多不同。

  VB:你跟过很多不同的老板,包括史蒂夫和拉里,他们是两个非常不同的风格。你怎么形容他们的管理风格?

  Fadell:拉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他尊重产品,会被产品所吸引。史蒂夫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营销专家,热爱产品,但对技术介入的并不太多。他们的确完全不同。拉里有更多的研究背景,史蒂夫则更多关注市场和业务。并不能说二者谁好谁坏,但他们确实非常不同。

  我是一个做产品的人。我热爱技术,但我不是那种会坐在实验室里当科学家的人。我热爱营销,但营销并不是我唯一做的事情。我处于两者之中。两者的风格很不同,不过其一,你可以想象10年后的技术是什么样的,另一则是要将技术市场化和商业化,这是两件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也是两种不同的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

  VB:史蒂夫的电影有很多争议。有人说这是他,也有人说不是他。对此你怎么看?

  Fadell:我没看电影,因为没必要看。我和真实的史蒂夫一起工作过,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但他也是普通人。他有惊人的天赋,也有缺点。我永远也不为为他工作而感到后悔。

  在书籍和电影里有很多负面的东西…而我在史蒂夫身上发现的是,那些人之所以对史蒂夫有负面评价,其一是因为他们无法跟上史蒂夫的思维,其二是因为他们没能让史蒂夫看到自己最好的表现,其三,他们默认史蒂夫就是那样的人。那些在书中对史蒂夫有所抱怨的人,原因大概就在这三个之中。

  那些看到史蒂夫的好的人,会说,“他并不总是完美的,但他同时是一个惊人的 天才。”他的风格使得围绕在他身边的是正确的人。如果你不是对的人,你就不能感受到他的好,就只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VB: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投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研发。与此同时,大量的担忧也跟着来了。对此,你怎么看?

  Fadell:我们每天都在Nest做机器人。我们的温控器是机器人。每个人都认为机器人应该有着像Boston Dynamics的外形。他们是真的很酷,令人着迷,像科幻小说里的角色。我认为我们应该开发机器人。

  我相信有很多工作是电脑作为智能助手可以完成的。每个人都知道AI,人工智能,还有人认为其将是人类的替代品。但还有IA,也就是智能助手,可以帮助人类更好地使用电脑。比起AI,我更是IA的信徒。

  我并没有对人工智能过度恐惧。人工智能在逻辑上的能力真的不错,但在情感上就很糟糕了。我还没看到机器能像人一样有创造力。我你可以去读Dave O’Connor的书《 Thinking Fast and Slow》,你会学到很多我们与人工智能的东西以及我们是如何思考的。

  O’Connor说我们的大脑有两个系统。我们使用电脑时只使用其中之一,另一个如何使用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必须同时使用它们,才能让我们的社会发生的创造性的飞跃。所以我觉得AI和IA助理将帮助我们运行更多的逻辑模型,帮助我们继续前行。

  ( 谷歌的Nest设备)

  VB:你是如何招聘那些比你聪明的人,并赢得他们的尊重的?假设有人比你聪明的话。

  Fadell:当然有很多。首先,这是关于和远见的事情,你需要将和远见挖掘出来,并将其传达给人们,无论是营销员、技术人员还是客户支持人员。你也需要确保他们理解。你要做的事情是超出你自身的,因为你要与这些人一起做。这就是原因所在。

  这不是关于最新的游戏或社交网络一样的事情。我们要节约能源。我们要促成改变。你可以基于这一点对他们进行考察。你要问他们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将会如何促成帮助。他们会对愿景进行设想,扩大和改善愿景。你和别人对这一愿景沟通越多,就能从别人那里得到越多的想法,也会有更多的人相信甚至拥有这个愿景。

  这是史蒂夫和拉里之间的另一大区别。对于史蒂夫,大部分想法,无论是不是他的,都是他的。这有时候会奏效。但并不总是奏效。我们有时候感觉真的不是很好。但最大的问题是,当你向别人传达的时候,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这时候你需要引导他们把想法说出来,并说,“这是一个很棒的想法!我们要把这个变成现实!”我们要做的是,要让人们认为这个是自己的,而不只是别人的的服从,这样他们就会完成的更多。

  VB:你从自己最大的失败中学到的教训是什么?

  Fadell:我之前提到过General Magic的一个例子——设置时间。人们在做项目的时候需要看到些什么,还有就是要确保从哪里开始,你的里程碑在那里,你出货的时间如何,或者你知道你将会朝着新的方向努力。在飞利浦,只有十分之一的产品设计会被制造出来推向市场。想象一下团队的心情。他们被安排来制造产品,但是他们知道产品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都会被毙掉。没人能做得有。

  在苹果,百分之99的项目都会被推向市场。iPhone在迭代了两个半的版本之后终于出货,但你在过程中就知道它一定是会出货的。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如果人们知道产品将会出货,他们就会投入精力,如果人们知道你会经常毙掉项目,你就不能调动人们的最大积极性,优秀的人才也会离开。

  VB:安全方面你是如何进行革新的?

  Fadell:我们正在使用各种新的硬件技术,软件技术,所有各种各样的技术来进行革新。我将新的技术应用在合适的地方,确保我们有正确的团队对它进行测试,并沟通我们应该为消费者做什么才可以赢得他们的信任。

  我们不能总是百分百的正确率。事情并不总是完美。但如果不完美的事情发生了,它也知道你会在那里马上进行修补。上周出现了大型的glibc问题,我们发现了,并在其袭击世界的其余部分的前四周就将它修复了。当它开始袭击的时候,基本也就被消除了。不客气地说,我们是很勤奋的。这就是人们信任我们的原因。是的,可能会有问题,但是你能很快地发现它们,处理它们并将它们解决好吗 ?

  我们在尽我们所能地应用最好的技术,采用最好的工艺,但在今天,没有什么是安全的,绝对没有。我不知道我们要如何安全,除了我们能我们有足够靠谱的团队能够在问题出现的时候将事情处理好。

  VB::当你在的乡村俱乐部工作的时候,领班告诉你你不能通过高尔夫球人生,你应该去做外国服务?这是真的吗?

  Fadell:是的,这个故事还要从吉姆说起。我们在同一所高中上的学,并在同一乡村俱乐部工作。他是一个网球教练而我是一个球童。不过,是的,我并不能通过投中球来我的人生。

  VB:你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来制造汽车吗?

  Fadell:汽车……记得我做的手机和iPhone的比喻吗?这是一个有电话的计算机。猜猜发生什么?汽车,尤其是自动驾驶的汽车,更多是关于为电机提供电力的计算机的事情。如果有人认为技术型公司无法做到这一点,那简直是疯了。所以传统汽车企业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在40年代和50年代,摩托罗拉就是这么开始的。他们把收音机放入汽车。该汽车制造商并不想自己做电子产品,而是想外包出去。他们只是想建立化油器,发动机,轮毂,车刹和车型风格。关键是,在未来,金属板或动力传动系统不会是具有竞争力的差异化技术。一切都将是关于自驾车和诸如此类的东西。具有创新能力的高科技公司显然更有优势。

  他们已经外包了多年。我不知道汽车企业接下来将怎么做,因为这是计算机的新时代。

  VB:电子计算器是机械计算器的末尾。机械计算器公司是绝对没有竞争能力,也没有任何技能的。你看到了这其中的性的变化吗?

  Fadell:是的。变化常大的,是有性的。如果你看一下车里的东西,建材,传感器的数量,计算工具和所有这些东西,你会明白计算机的基础设备的比重远远超过了电池的比重。福特董事会刚刚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你能看到他们眼中的恐惧。高科技公司应该制造和销售汽车吗?是的,他们应该。不过我是从来的,我希望汽车企业能够胜出。也正在努力扳回局面。

  ( Nest的智能烟雾探测器)

  VB:到尾声啦,来和我们的观众分享一下,什么样的领导经验能够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并做出出色的产品?

  Fadell:我认为能够让人们聚集在一起。而且不只是让他们聚集在团队中,还能促使他们全情投入在工作中。另一个则是言传身教。

  很多人往往会说,“让团队看着办吧!”我想,这看起来似乎有吸引力。但是,真正想要学习的年轻人,会想去学习的。他们希望得到指导。你需要指导他们来办理这些事情。他们不能只是自己学习,他们需要领导和指导。

  我尝试着将很多年轻人带到了团队中,并在其中进行了投资。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离开了。但也有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们呆在那里就很高兴。他们希望得到指导。他们想学习。这些才是我们投资的人。我们给他们上了很多的领导的相关课程。我们也让他们参与到设计阶段,学习一部分设计课程,尽管我们会根据个人情况安排学习课程,但也会尽量让他们了解不同领域的东西,接触多学科内容。

  他们有着感,也正在不断充实自己和完善提升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当关系建立的时候,我确信他们是值得投资的。这些人将成为硅谷的下一代领导者。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