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2016跑业务,世界首富,老板手机,全国老板手机号码-最新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老板手机 >

多年的“打拼”为她积累了丰厚的家底

时间:2016-10-07 22: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法制网记者 谢台选 通讯员 刘凯浙江余姚警方经过数月的缜密侦查,成功侦破了一起涉及全国5个省(市)、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案,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9名,涉及假冒Vaseline、Sensodyne、Leo、Radian等国际知名品牌的牙膏、化妆品、

  法制网记者 谢台选 通讯员 刘凯浙江余姚警方经过数月的缜密侦查,成功侦破了一起涉及全国5个省(市)、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案,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9名,涉及假冒Vaseline、Sensodyne、Leo、Radian等国际知名品牌的牙膏、化妆品、处方药膏等共计10类、18万余件,彻底斩断了这条通往境外的涉假美容药品生产销售利益链。2月18日清晨,敲响了位于慈溪市龙山镇新东村一户农宅的大门。开门的一瞬间,主人惺忪的睡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错愕和游移,随即又恢复正常。面对的询问,对方矢口否认:“你们要找的人不在这里!” 经过初步查看后,并未发现目标人物。而主人也愈发显得不耐烦了,连连高声催促离开。眼看就要陷入僵局,带队灵机一动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突然,阁楼上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快!在阁楼上!”们一拥而上,冲上阁楼…… 当一名50岁左右、面目憔悴的妇女被带到主人面前时,主人的脸早已涨得通红,这人就是他的岳母,也是这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案的主犯之一方某。 与此同时,方某的丈夫陆某也在余姚落网,一场围剿涉假美容药品利益链的“大戏”正徐徐拉开帷幕。 ??“地下工厂”委身乡村山脚 老板亲自上阵调配“秘方” 这是一处位于浙江省余姚市三七市镇相岙村的自建厂房,紧靠着一座小山,人迹罕至。从外表看,这里和普通的厂房没有什么两样,只有走进厂区内部才能看出一丝“端倪”:车间内堆满了大量已经打开的化学药品桶,里面盛满了红黄白各种颜色的膏状化学品,桶身上贴满了“对羟基苯甲酸丙脂”、“甲酚皂”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化学品名;操作台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各种大小的磅秤、烧杯、量筒,无不沾染着一层厚厚的化学粉剂;机器设备上还残留着几支灌装了一半的药膏,包装上均为全英文标识,整个厂区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异香……活脱脱一幅地下黑工厂的“浮世绘”。 根据周围村民反映,白天大门紧闭的工厂,到了晚上则往往是灯火通明,几台机器全力开动,“砰砰”的装车声不绝于耳,大桶大桶的化学试剂被运进来,整车整车的产品被运走,这一切几乎无一例外地在深夜进行。 通过对工厂内遗留产品的清点,发现了牙膏、化妆品、处方药膏等各类美容药品,上述药品的外包装无一例外均为全英文标识,且不乏Vaseline、Sensodyne、Leo、Radian 等“联合利华”、“励澳制药”旗下的产品,共计10类、18万余件。30余名警力用了一辆大卡车从早到晚,共计花费一天时间才将上述清点安置完毕——事后查明,这还只是嫌疑人来不及运走的“冰山一角”。 此时,这家“国际工厂”的主人陆某夫妇早已成为惊弓之鸟,2011年起步的他们,已经在这条道上摸爬滚打多年,对于“行业”的也是相当。今年年初,深感相关部门的查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陆某夫妇索性弃厂出去“避风头”。面对打击,这对“同林鸟”选择了“各自飞”,妻子方某住在慈溪市龙山镇的女婿家里,而陆某则在余姚市区一租房内藏匿,两人约好相互之间保持“静默”,切断一切联系,以此来逃避打击。殊不知,此等雕虫小技根本难不倒余姚警方。 2月18日清晨,在掌握了陆某夫妇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的充足之后,警方在余姚、慈溪两地对其开展统一,成功抓获陆某夫妇,在大量的事据面前,两人只得如实供述自己的。原来,陆某曾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员工,从业多年的他对美容药品的成分有一定的了解。“眼红”化妆品行业高利润的他决心“单干”,为了逃避打击,籍贯慈溪的陆某夫妇将厂子设在了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深处,全部员工都是9元一个小时临时聘用,且只能从事灌注、包装等低端业务,所有产品成分的掌握、试剂的调配都由陆某一个人完成,不允许别人插手。产品完成后,最终通过“代理”之手流向国外。 据陆某交代,一支从他手里生产的“处方药膏”,无论外形、颜色还是气味几乎与正品无差,几可乱真。且这些成本只有几毛钱的“产品”在流入中东、非洲等国际市场后则往往“摇身一变”价值上百元,中间的差价达到上千倍。通过进一步的深挖发现,陆某在这条黑色产业链里只是扮演着初级角色,其获得的利润不过是九牛一毛,真正的暴利都流向陆某的上家——“代理商”。 ?“看不见的手”疯狂攫取暴利 代理商两个月购三辆百万豪车 李小云(化名)在义乌从事美容药品出口贸易多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也有专门的店面,多年的“打拼”为她积累了丰厚的家底,她所住的豪宅价值700余万,进出都有豪车代步。令人咂舌的是,她甚至在两个月内分别购买了奔驰S600、宝马760以及宝马X6三辆豪车,在外人眼中她是毋庸置疑的“千万富婆”。由于保养得宜,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年近40岁的她看上去风韵依旧。但是,李小云的真实身份却没有她的外表看上去那么美好,她正是陆某夫妇的上家——假冒美容药品的中间代理商之一,数量巨大的假冒美容药品正是通过她的手流向国际市场。 李小云的操作手法十分老道,她通过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平台接受订单,随后单线联系陆某下订单,且从来不说收货的具体地址,只告诉陆某一个电话号码。物流公司只有先联系到李小云,再由李小云接货小弟前来提货,最后送到港口与正常货物一起“拼柜”出境,销往中东和非洲国家。甚至在货款结算时,李小云也不走寻常,几乎清一色的都是现金结算,从来不通过银行转账。对外,李小云也不以真名示人,只知道有一个从事美容药品生意的“lisa”,几乎不知道李小云的存在。她将自己参与其中的所有痕迹抹去,抽身事外,以一双“看不见的手”把控全局。 然而,不管李小云怎样规避,以陆某夫妇为原点的这条灰色利益链还是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虽然陆某夫妇在离开前对厂子进行了“清理”,大量的单据已经被其带走,但细心的仍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通过一张被揉皱的快递单,立即围绕收件人“lisa”开展工作,通过不懈的循线深挖,最终这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代理商”还是被挖了出来,一同落网的还有她的妹妹和妹夫以及在义乌工作的宁波人陈某,这三组人马构成了陆某夫妇的上级经销通道,也成为了“李鬼”从乡村黑作坊国际的“灰色助力”。 工厂开在临市、接送员工上班 嫌疑人为逃避打击花样百出 侦办制销假药、伪劣商品案件,最重要的是要摧毁整个制假售假网络,特别是要将假冒伪劣商品的原料、包装来源连根拔起,否则残留的“枝蔓”仍然会继续生长,进而结网为祸,继续荼毒社会。 江苏人老朱就操持着这条制销假冒美容药品的下游产业链——包装市场,一块块锈蚀暗哑的金属,经过他的“妙手”都可以成为色泽明艳、图案精美的化妆药品包装,一眼看去与正品几无二致。老朱的“业务范围”颇为广泛,牙膏、药膏、洗发水等几乎所有日常生活中涉及的美容药品包装都不在话下,上海、浙江义乌、温州等地都有其客户。正是由于他的存在,这些从地下工厂里走出的“土鳖”才能摇身一变成为价格不菲的“海龟”。 浸淫此道多年的老朱,也深谙挣“快钱”背后的风险,所以,家住无锡的他将工厂设在了50公里外常州市武进区的一个小村庄里。每天早上老朱从无锡的家中出发,开车带着妻子和两名员工奔赴常州,晚上再带着他们原返回,且从来不与常州当地的任何人进行接触,宁可每天往来奔波之苦,也要切断员工与的联系,将工厂打造成一座与信息的“孤岛”。 警方通过寄送样品的快递单发现了老朱的存在,但是通过进一步查证后确认单据上的工厂地址是假的,只能圈定在常州附近,具体无法明确。为了充分掌握其犯罪,彻底将这个制假清除,对老朱进行了调查。为避免打草惊蛇,选择了在无锡到常州的必经之上进行“埋伏”。2月4日凌晨,经过1个多小时的秘密,历经国道、省道以及颠簸扭曲的村道,终于找到了位于民丰村高沟上的这座“工厂”。当走进厂区时,机器仍在隆隆作响,全英文的瓶瓶罐罐堆满了厂房的一角。老朱来不及反应就被戴上了手铐,欲言又止的他撇了一眼“忙碌”的流水线,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与此同时,位于200公里外的上海长江大坝边上,在一块杳无人烟的荒地里找到了本案另一个下游供应——嫌疑人顾某的涉假包装工厂。顾某为了规避打击也是煞费苦心,物色许久之后,才找到了这个远离城市、人迹罕至的地方,但最终还是难逃法律的制裁。 至此,这一起涉及全国5个省(市)、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的特大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案彻底告破,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余姚警方对供应、生产以及经销等各个制售假冒美容药品的环节进行了“定点清除”,从而彻底斩断了这条以“美”之名攫取“黑金”的之。(原标题:“黑作坊”里流出的“国际大牌”)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