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2016跑业务,世界首富,老板手机,全国老板手机号码-最新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跑业务如何找客户 >

起步价60块钱……”他笑吟吟地对客人说道

时间:2016-10-08 00:2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国的代驾行业起步于2003年。当年11月,一家名为奔奥安达的代驾公司在注册成立,成为全国首家专业的代驾公司。之后几年里,在一些大中型城市陆续出现了兼有代驾业务的汽车服务公司,但生意寥寥。 转折发生在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及《

  【核心提示】

  我国的代驾行业起步于2003年。当年11月,一家名为奔奥安达的代驾公司在注册成立,成为全国首家专业的代驾公司。之后几年里,在一些大中型城市陆续出现了兼有代驾业务的汽车服务公司,但生意寥寥。

  转折发生在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及《中华人民国道交通安全法修正案》“醉驾入刑”出台后,尤其是在其正式实施后,代驾业务数量猛增,并有大量专业的代驾公司应运而生。目前,代驾公司的服务项目已经发展到包含酒后代驾、商务代驾、婚庆代驾、长途代驾、机场接送、新手陪练等诸多方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台州登记注册的含有“代驾”这项服务项目的公司有200多家。

  在上周的连续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整个代驾行业中,更多的从业者选择的是游离于代驾公司之外,个人“找活”。

  客源少、竞争激烈

  代驾公司生意并不景气

  2009年,老周注册成立了台州安逸汽车代驾服务有限公司,据称是“本市第一家以‘酒后代驾’为主营业务的专业公司”。

  成立之初,老周通过公开招聘,从数百名应聘者中挑出了50名经验丰富的专业驾驶员。“我们当时的要求很严格。除了驾驶技术熟练以外,还要求熟悉各种车型,熟悉三区的道交通状况,驾龄一般在6年以上。如果此前在驾驶过程中发生过重大事故,或者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的,我们一律不用。”

  老周当初的设想很好,前有酒后驾车肇事事故频发,后有“酒驾入刑”,再加上公司这些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代驾司机,这生意铁定黄不了。

  而两年前的生意也的确不错。“那时候一天能接80—90单,还有比这更多的时候。收入是我们跟司机五五分成。”在安逸代驾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一张价格表,是椒黄三区城区的酒后代驾收费标准:区内(即三区城区)每次60元、区郊外每次100元、跨区每次100-200元。按一天80单,每单60元来算,一天能收入4800元,再除去跟司机的对半分成,两年前,老周的代驾公司一天最少也能收入2400元。

  但这样的佳境并没有持续太久。2013年,老周公司的生意开始直线下降,从每天十单减少到四五十单,“现在就更不景气了,一天能有个二三十单就很不错了。”老周说,公司招聘来的司机也从50人减少到了不到30人。

  “现在去外面吃饭的人少了很多,而且准备喝酒的,来酒店时就不开车。”在老周看来,客源减少使得“酒后代驾”无用武之地是一个原因,但造成代驾公司生意变差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却是,“‘打游击’的个人代驾司机越来越多了!他们就蹲在那里(指酒店门口),一见有客人出来就围上去问。我们的运作方式是,需要代驾的客人打电话到公司,公司再派司机去服务。对于顾客来说,就近找肯定比找代驾公司方便,这样就被抢走了很多生意。”

  在另一家名为台州安泰的代驾公司,记者了解到,这家代驾公司是根据时间段来收费的,以5公里以内为准——

  服务时间:18:00-20:00,收费标准:29元

  服务时间:20:00-22:00,收费标准:39元

  服务时间:22:00-24:00,收费标准:49元

  服务时间:24:00-03:00,收费标准:59元

  “不同时段的代驾费计算,以实际出发时间为准。比如19:50开始代驾,20:20结束代驾,起步价即为29元。每超过5公里加收20元,不足5公里按5公里计算。”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另外,如果我们的司机到达预约地点后,客人要取消订单,我们要收取20元交通费。如有等待,免费等30分钟,后每半小时要加收20元。”

  “你们一天能接多少单?”记者问。

  “好的时候会有几十单……台州这边,代驾公司都不是很景气,光靠做这个赚钱的很少……”

  最后,这名张姓工作人员也向记者坦承,除了客户本身的原因以外,“这个行业门槛低,也没什么规矩,所以现在以个人名义做代驾的人在增多,他们之间许多都有联系,论方便和时间,我们也确实不占优势……”

  代驾司机

  生意就在耐心等待上

  晚上7点半,椒江康平附近,到了集合的时间,江小途和其他5个司机坐在公司统一安排的、车身写有“代驾”的面包车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阿华坐在驾驶座的上,正准备点根烟抽,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老板您好,我是代驾公司。您需要代驾。请问您在哪个?我们马上派司机过来……”语速快且清晰。

  阿华挂了电话,转头对江小途说:“快点,手机拿出来,记个电话号码。”

  6分钟后,到了酒店门口,江小途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哎老板,我是代驾公司的司机小江啊,我已经在酒店门口了……哎好好好,我再等您一会儿,再见。”

  20分钟后,江小途从客人手里接过了一辆宝马X5的钥匙,“到三甲,起步价60块钱……”他笑吟吟地对客人说道。上了车,他又给阿华打了个电话,“我出发了。”

  这是江小途今天的第一单生意。不出意外的话,十几分钟后,他将重新坐回到公司的小面包车上,等着接下一单生意。

  江西人朱光,就是老周口中“打游击”的个人代驾司机。37岁的他驾龄20年,早年当过兵,现在在桥一家物流公司当货车司机。

  晚上7点半,空气微凉。朱光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毛衣,外面罩着军绿色的棉衣,站在桥鑫都大酒店正大门对面的墙边,一边翻看手机一边静静地等。过了约摸20分钟,还没有客人从酒店走出来,他收起手机,又从黑色西裤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利群香烟,点起一根,抽了起来。“学会耐心等跟要小心开车一样重要。”朱光吐了口烟圈,转头说,“我一般干到半夜两三点钟,但真正在做‘代驾’的时间很少,更多时候是在等,等着有生意来,还要等着坐黑车回家。”

  做代驾两年多,朱光已经记不清到底接了多少单生意,“总共一两千单肯定是有的。”他说自己并不算是个特别“拼命”的代驾司机,“我有几个干这行的老乡,一个月能挣五六千块,温岭、临海他们都去的,晚了回不来就睡在车站里,第二天再坐大巴车回来。”朱光说,“我就跑三区,做(代驾)一次能赚50块,除去有时候坐‘回头车’要花10块钱,其他都算净赚。一天接个三四单,一个月赚千把块钱还是轻松的,贴补家用也够了。”

  说话间,朱光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老客户,说自己现在在某国际大酒店,让朱光过来开车,把他送到黄岩九峰高架附近。

  朱光连声应着“好”,挂了电话,他从棉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公共自行车卡,去马对面刷了一辆车,飞快地骑走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